• 送礼物
  • 打赏
  • 上一章
  • 下一章
  • 第16章   定海桥四虎之刀疤

    第16章   定海桥四虎之刀疤

    作者:    

      义安帮帮主范志伟,38岁的年龄,五短身材,脸颊瘦长,但太阳穴却显得鼓鼓的,从眉心到下颚的一条长长的刀疤特别显眼,一看就是一个典型冷血型的习武之人。

       范志伟是福建汕头人,7岁经父亲安排投入福建李家拳名师李成辉门下少年班习武。

       范志伟在拳术上很有天赋,但其品行很是不端,15岁那年被李成辉逐出师门。范志伟仗着一身李家拳功夫,在当地欺男霸女,被江湖人士所不耻。一次他蒙面掳走了一个当地富贾15岁的独生女孩子,女孩子遭到强行侮辱后当场自尽,那富贾知道女儿自杀的原委后,散尽家产重金悬赏范志伟的人头。重赏之下,江湖人士纷纷结队寻觅追杀范志伟,终于在一次围堵绝杀中,范志伟脸上被砍中了一刀,大难不死后就逃到了广东。几年后隐姓埋名到了福建泉州加入了义安帮,凭一身功夫和心狠手辣,在义安帮龙头分支担任“坐馆“一职,江湖上人称刀疤,而其真名却无人知晓。

       1926年国民革命军北伐前夕,北伐军青年军官孙英在福建泉州联络策划北伐内应时,遭到了当时大军阀孙传芳军阀手下周荫人部队的追杀,在生死关头刀疤出手救了孙英,二人就结拜为了兄弟。

       北伐成功后,孙英在国民党军队里当了一名师长,驻防上海罗店。为报答刀疤的救命之恩,孙英特派人到福建泉州邀请刀疤到上海发展。于是,刀疤带了他的十几个手下来到上海投奔了孙英麾下,在军队里某了个一个军需官的职务。只是这批人平日里散漫惯了,在部队呆了一些时间感觉约束太多,刀疤怕长期下去会坏了与孙英的感情,故表示想退出军队,在上海做些生意,孙英也就同意了,并出面帮刀疤在上海榆林区的临青路上找了一所大院子安顿了下来。

       刚开始时,刀疤也就做些私运鸦片和贩卖鸦片的老本行生意,依靠着孙英的关系到也做的风生水起,很是顺畅。可惜好景不长,1937年11月,日本占领了上海,孙英随部队调防到了长沙。没了后台,通帮就顺势收拾了刀疤在榆林区和定海桥的鸦片生意。于是刀疤一伙人又开始干起了偷、抢、绑架之类的无本买卖了。后来遇上了通帮和竹帮的火拼,于是感觉机会来了,从福建泉州召集了一批昔日义安帮的旧部来到上海,趁通帮大伤元气之际,一举收复了通帮在定海桥、榆林区所有的鸦片生意,顺便把烟馆也一起抢了过来,并打出了义安帮的旗号,并迅速成为了定海桥的一大帮派。

       义安帮在定海桥立足下来后,沿用了原帮规和体制,在帮会大堂左侧的墙上用正楷黑漆写上了八大帮规。大堂正面悬挂了一根长长粗粗的棍棒,棍棒的上方用红漆写了几个大大的正楷字:护法盘龙棍。据说帮会人员如有违反帮规的,就用护法盘龙棍棒打违规者。

       义安帮下设立“龙头”,龙头下设立“坐馆”。刀疤帮主手下有个二个龙头老大,都是跟随刀疤出生入死的生死兄弟,江湖上称为光头李和短刀王。

       光头李擅长二节棍;二节棍在手,舞动起来呼呼有声,二节棍回环攻击、指前打后,棍法上的劈、扫、运,一气呵成。

       短刀王擅长二把短刀;舞动起双刀时,刀法威猛,变化多端,当双刀围绕身子前后快速舞动时,只见刀光不见人影。

       光头李负责烟土私运生意,短刀王负责烟馆生意,每个龙头下面豢养了一大批的打手。

       义安帮有一个叫范刚的教头,是刀疤年轻时的生死兄弟,人长得不高,却生的虎背熊腰,煞是威猛,二条长长的手臂过膝,擅长形意拳,挥动双臂时虎虎生威,加之双臂力大无穷,江湖上人称长臂猿。因平时不善言语,头脑很简单,刀疤就让他负责帮里训练手下打打拳,其实也就是一个闲职。

       范刚手下有个和他年龄相仿的大弟子叫黄蒙,生的膀大腰粗,满脸的络腮胡子显得很是威猛,深得范刚喜爱。平时手下的拳脚训练和外面的一些锁事,范刚一般不愿意出面,都是黄蒙出面打理。

       黄蒙人虽长得威猛,但拳脚功夫却很是平平,但很会溜须拍马,仗着范刚的后台,为人高调,常常带着手下在外面耀武扬威,尽干些欺男霸女的勾当。

       这天听得几个手下来告状,说是图门桥有个乡下小孩在图门桥河里抓鱼,他们过去看热闹,竟然被那小孩的猴子撒野抓伤,路人还起哄帮那乡下孩子,要师傅帮他们出一口恶气。

       那黄蒙听了,一边骂手下没用丟他的人,一边挥手召集了十几个闲着的手下直奔图门桥而去。没想到一口恶气没有出成,反而脸面尽失,成了一个大笑柄。本想瞒天过海,马上再召集些兄弟去弄死那孩子和猴子。无奈事情很快就搞得满城风雨了,并很快就传到了刀疤的耳朵里。刀疤向手下了解了情况后很是震怒,马上召集了坐馆以上头目到大堂议事。

       义安帮的大堂里跪着二排帮会成员,最前面跪着的是黄蒙,低着头一脸惶恐,后面跪着十几个黄蒙的手下,旁边站立着的是大教头范刚,低着头显得很是局促不安。大堂二边分别站着二位龙头和几个坐馆。一名帮会主事把黄蒙等人欺人不成反被欺的事情当众详细说了一下。只见刀疤从帮主椅子上站了起来,慢慢走到黄蒙面前,看着跪在地上直发抖的黄蒙,上去一脚就踢在了黄蒙的胸膛上,黄蒙被踢的仰面就躺在了地上,但很快就爬起来又跪在了原来的地方。刀疤欲再抬脚朝黄蒙踢去,此时,范刚拦住了刀疤说道:

       “大哥,算了,都是我调校无方,丢了本帮的脸面,待我亲自走一趟,一定为本帮扳回面子。”

       “扳回面子?嘿!嘿!”刀疤冷笑了二声。

       接着刀疤愤愤的大声说道:

       “现在整个定海桥都看在我们的笑话,你现在就是去打死了那个乡下孩子,又能怎样?还不是落个以大欺小的恶名,对本帮有什么好处?”

       “难不成就这样算了?”范刚显得一头雾水。

       “其他几个帮会巴不得我们去弄死那个乡下孩子,好让他们有文章可做。”刀疤坐回到了帮主椅上大声说道。

       停顿了一会,刀疤指着跪着的黄蒙等人狠狠的说道:

       “算了,这件事就到这里,谁再去惹是生非,定按本帮帮规处罚决不饶恕!”

       二旁的大小头目听得刀疤竟然如此决定,不由得都面面相觑。

       刀疤作出息事宁人的决定,其实也是不得已的事,黄蒙仗势欺人,结果反被小孩戏弄,使本帮脸面尽失。按常理应出面教训这胆大妄为的孩子,但现在社会公众都已关注了这件事,特别是其他几个帮派虎视眈眈的在一旁看着。出手灭了这孩子很容易,落个以大欺小,遭到耻笑不说,说不定还会遭到社会的抨击,甚至被其他帮会利用而大做文章,那就太不划算了。思前想后,利弊权衡,刀疤最终作出这个有点无奈的决定。

       义安帮作出这个决定不打紧,可苦了平时那些高调行事的手下们了,如今走在马路上不仅被路人指指点点,更被其他帮派手下人耻笑为缩头乌龟。特别是黄蒙和他的手下,都有点不敢出门了。在郁闷中,手下人想出了一个扳回面子的办法,就是收买其他地区的流氓去弄死那个乡下孩子。

    发表评论

    温馨提示: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,会造成格式错误。

    评论

    赠送礼物

    打赏

   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!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!

    打赏寄语

    订阅章节

    已选择章;需要消费亚洲彩票网-pk10六码两期计划论坛_北京pk10+在线计划_PK六10在线期计划币;

    亚洲彩票网-pk10六码两期计划论坛_北京pk10+在线计划_PK六10在线期计划中文网登陆中心

    投票推荐

   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,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!
    架哦~去赚取积分

    关于亚洲彩票网-pk10六码两期计划论坛_北京pk10+在线计划_PK六10在线期计划中文网 | 客服中心 | 榜单说明 | 加入我们 | 网站地图 | 热书地图

   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:鄂网文【2013】0715-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:鄂B2-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-8

    客服电话 010-53538876

   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