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送礼物
  • 打赏
  • 上一章
  • 下一章
  • 第68章   第六十七回:控辩双方几交锋

    第68章   第六十七回:控辩双方几交锋

    作者:    

      还没开堂,就因为门外大爷大妈、叔叔婶子的述求没有得到满足,那三分之一的人就站在了松仁小杜的对立面上了!

      松仁小杜堂而皇之地往座位上一坐,真有点古代县官的样子。虽然松仁小杜是日本人,但现在的身份却是伪满洲国的官,满洲国对外宣称是主权独立的国家,但各级官员掌实权的都是日本人。

      松仁小杜坐稳当后,示意开堂。黄家巧在仆人的搀扶下,颤颤巍巍地来到堂上,他是原告。松仁小杜看黄会长身体如此不好,心里明白这都是为了国事操劳的,就让人给搬了把椅子,叫他坐下。随即让人将被告秋艳带上来。松仁小杜与宪兵队主管造仓英子、白池雄本组成合议庭,开始审理黄大下巴被害案。看着人差不多都到齐了,警察署署长石奋鸠节替代检方进行起诉。随后,原告黄家巧老泪横流地当堂控诉,句句指的都是秋艳故意将黄大下巴推倒,这才让他的大侄子死在了妓院。

      听完原告的控诉后,松仁小杜问道:“民妇秋艳,事实如此清楚,证据如此确凿,你认不认罪?”秋艳在狱中被折磨得身虚体弱,侧着身子坐在地上说:“我是冤枉的!”松仁小杜狠狠地说:“那你可以为自己辩护?”一旁的郭得刚插嘴道:“秋艳已经请了律师,就让他说吧!”松仁小杜点头同意,大声宣布让辩护人上场。

      听到辩护人三个字,张文萃抖擞精神,这才从众人身后蹦了出来,张文萃列出证据后,对着黄家巧开口问道:“请问黄会长,你大侄子大白天的不去执行公务,他到妓院干什么?”黄家巧脸一绿,但马上镇定地说:“他去执行公务。”“执行什么公务?”张文萃问道。“这和本案有什么相干?我拒绝回答。”黄家巧来了个沉默是金。张文萃又问警察署署长石奋鸠节:“请问鸠节署长,是你让黄队长去妓院执行公务的嘛?”鸠节有心偏袒就说:“好像是我让他去的。”“去执行什么公务,是去找秋艳的嘛?”张文萃追问道。坐在堂上的白池雄本呵呵地笑起来说:“原来鸠节署长也喜欢花姑娘地干活。”鸠节脸都气红了,心里骂道:白池雄本你是不是二呀!一句话就让我成了同案犯,你叫我怎么在地方上混。想到这,鸠节下定决心还是先把自己洗干净再说!于是改口道:“那天是几号来着!我记起来了,我根本就没有让黄队长去妓院执行任务,我怎么会让他到那种地方去,根本就是没有的事。”

      张文萃走到黄家巧身边说:“黄会长,你大侄子不但去了妓院,还吃了人家的饭,喝了人家的酒,这些都是执行公务?”“这与本案有什么关系?对了小杜大人,这小子不是本地人,肯定没有良民证,他没有资格做辩护律师。”黄家巧气得站了起来。松仁小杜立即厉声问道:“你地有良民证嘛?没有给我轰出去。”张文萃一边在身上摸着良民证,一边想:好家伙,当日多亏了郭得刚,要不今天就惨了。

      张文萃拿出良民证说:“据传闻,那天黄队长还吃了人家的西瓜,还把瓜皮满地扔。”“你胡说!这季节西瓜还没开园,怎么会吃上西瓜?”黄家巧浑身颤抖地说。张文萃叫过郭得刚小声嘀咕了几句,郭得刚面露微笑,向鸠节耳语了几句,鸠节点头表示同意,郭得刚领着人直奔妓院,不一会儿就抱回了几个大西瓜。

      白池雄本就爱吃西瓜,一见西瓜就扑过去,用拳头打碎吃了起来,吃完一块,这小子也是乱扔瓜皮,随手就抛在了身后。边吃,雄本还不忘夸奖说:“这西瓜又大又甜又起沙,真地不错。”松仁小杜连敲了好几下惊堂木,都没起作用,就生气地喊道:“雄本君,你再在公堂上如此喧哗,我就打你的屁股。”听到要挨打了,雄本这才抱起一块西瓜朝座位上的造仓英子走去,他想把西瓜送给心上人,雄本含情脉脉地瞧着英子,不曾想,脚下一滑,踩在了西瓜皮上,一个狗啃屎,正好啃在那块西瓜上,把西瓜啃了个稀碎,引发了堂上堂下一片大笑。

      张文萃趁热打铁地说道:“当日,黄队长就是这样过去调戏秋艳,结果踩在了西瓜皮上,才撞上桌角的,所以秋艳无罪,希望小杜先生将她当庭释放。”“你胡说,根本就是那个女人勾引我家大侄子,被我侄子严辞拒绝,这才上前强行勾引,我侄子坚决不从,她就动手一推把我侄子推倒在地,不想撞上了桌角这才死于非命。”黄家巧反驳道。张文萃这个气呀,怒道:“你侄子长得那么丑,谁会勾引他,你可不要自作多情。”黄家巧也被激怒了骂道:“我看你像个嫖客,一定与那女子有奸情,所以才会在这里无理狡辩。”张文萃也被激怒了,学着泼妇的样子骂道:“我嫖你全家女性了,你老母的,怪不得你断子绝孙。”黄家巧头一回让人骂,自然觉得面子上十分过不去,就开口大怒道:“你这个小王八,你说,那不是推倒的,是怎么倒的?”松仁小杜也听不太明白,但也觉得两个人情绪有些激动,就敲起惊堂木示意两个人小声点。

      张文萃压低了声音说:“你这个老不死的。”黄家巧说张文萃搞人身攻击,用拐杖敲地以示抗议,松仁小杜正要处置张文萃,造仓英子拦住说:“他这是在描述案情,与人身攻击无关。”说完又拿出手帕递给雄本,让他擦擦嘴上的西瓜汁液,把雄本感动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。张文萃不紧不慢地高声说:“当时两个人分别站在桌子的相邻两边,两个人要想近身,必须绕过桌角,如果是推倒的,那一定不会撞到桌角上。”张文萃又让造仓英子和白池雄本给演示一下,白池雄本欣然前往,两个人在桌子两边你推我倒,怎么也没演示出撞到桌角上的结局。

      门口观看的老百姓都发出不满之声,一些看过报的人更是公开说秋艳是冤枉的。

      黄家巧越听越生气,自从当了协和会会长后,还没有人敢在面前说他个不字,就又站起来怒斥下面的老百姓道:“你们知道个什么,这娼妇狡猾得很,特别会迷惑人,她这种人对社会一点贡献都没有,只能制造麻烦,留着她有什么用。”张文萃越听越不顺耳,就对着松仁小杜说:“你知道不,她是5个孩子的母亲,她一个人含辛茹苦地扶养着5个孩子,为这个国家,为这个民族培养下一代,怎么能说她没有做任何贡献呢!我倒是想问一下在座的小杜先生,当她用柔弱的身躯支撑起这个并不完整的家时,你在做什么?不是说要建设王道乐土嘛?作为地方上的父母官,你给没给她家捐过一粒米,送过一滴油。”松仁小杜倒也诚实,摇了摇头表示没有送过。

      张文萃又对着黄家巧说道:“黄会长,这就是你要的五族协和,一口一个妓女,一口一个娼妇,她本就是一个弱势群体,能生活下去已是不易,在她最需要我们在座的各位帮助的情况下,你却去践踏她的尊严,硬说人家是杀人犯,这和逼良为娼有什么区别,都说禽兽永远是禽兽,但有时人却不一定是人。”

      气得就差吐血的黄家巧像是想起了什么,突然冷笑着说:“你说得再好也没有什么用,你说你有证据,可我有证人。”上次黄解君死在土匪手中,没法报仇,这次黄家巧说什么也要替大侄子出气。开堂前,黄家巧就已经收买了妓院的老妈子,又和松仁小杜打好招呼,无论如何也要治秋艳死罪。松仁小杜明白黄家巧的意思,命传证人。老妈子来到堂上,还没等人家问,就开口说道:“当时我在场,人是秋艳推倒的。”这老妈子头也不敢抬,很怕与秋艳对视。那时人都信个鬼神什么的,她害怕秋艳死后变成鬼来找她索命,心虚自然不敢抬头。闻听此言,秋艳哭述道:“老妈妈,你我远日无冤,近日无仇,你为什么要加害于我?”老妈子也不回答,嘴里不知嘟囔着什么?可能是辟邪的咒语什么的。

      松仁小杜与造仓英子、白池雄本商量道:“案情看来已经清楚,证人也已指证,那就依法判被告死刑,秋后执行如何?”还没等造仓英子开口,秋艳的5个孩子也来了,他们哭着喊着要妈妈。那5个孩子衣衫褴褛蓬头垢面。秋艳小儿子小五满脸的锅底灰,像是刚在灶坑里找过吃的一样。那孩子不顾众人的阻拦,一下子就扑到秋艳的怀里,哭着说:“妈妈我饿,你什么时候回家?我们都好几天没有吃饭了!”

    发表评论

    温馨提示: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,会造成格式错误。

    评论

    赠送礼物

    打赏

   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!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!

    打赏寄语

    订阅章节

    已选择章;需要消费亚洲彩票网-pk10六码两期计划论坛_北京pk10+在线计划_PK六10在线期计划币;

    亚洲彩票网-pk10六码两期计划论坛_北京pk10+在线计划_PK六10在线期计划中文网登陆中心

    投票推荐

   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,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!
    架哦~去赚取积分

    关于亚洲彩票网-pk10六码两期计划论坛_北京pk10+在线计划_PK六10在线期计划中文网 | 客服中心 | 榜单说明 | 加入我们 | 网站地图 | 热书地图

   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:鄂网文【2013】0715-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:鄂B2-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-8

    客服电话 010-53538876

   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